莫魂老爷爷

恶语不出口 苟言不留耳

【沙雕改图预警】

大概是复联4来之前的一波自我安慰。

复联4快来吧!!【苍蝇搓手】

原图放在最后啦,拿图吱声么么哒!

被call me by your name 虐的哭死。


以前以为单恋无果最遗憾,现在却发现,

原来爱而不得才最遗憾。


【跨年贺文】爱情光

很短。很甜。

Summary:【毛不易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时候就在想廖俊涛弹舌音厉害与吻技厉害这两件事情一定有着因果关系。】

-1

是很深的夜。

几棵孤单的路灯在夜风里投下的影子虚无地映在柏油路上,傍晚时分下的雨淅淅沥沥到现在也没停,在空中没有目的地飘着。手臂抱着膝盖缩在沙发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拍子。

应该是快回来了吧。

墙上的复古老钟不是自己的喜好,铜制的细长秒针一格一格地唱着有节奏的催眠曲,牵扯着分针和时针的血肉,也牵扯着廖俊涛的上下眼皮。

“咔嗒”

开门的声音就像一个休止符,抖来抖去的腿停止了动作,后背下意识挺得笔直甚至导致肩膀僵硬,故作镇定地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假装换台。

“不是说过不用等我么。”一串金属钥匙被轻轻搁在门口的放置柜上,晚归的人语调轻快。

“边看电视边等你咯。”廖俊涛走上前去抱住身上还覆着一层凉意的毛不易,脑袋埋在那人温热颈窝来回磨蹭。

“痒…”刚回来的人对这种亲昵行为表示轻轻的抗议,廖俊涛长长的发丝滑进宽大的衣领里,痒丝丝的甜蜜。

“让我先去洗个澡好不好…”毛不易看着廖俊涛正在急急忙忙解自己外套扣子的修长白皙的手指无语凝噎。

“先放你一马。”廖俊涛把毛不易从拥抱牢笼里释放出来,低沉嗓音在耳边炸开,毛不易“噌”的一下从耳朵尖儿红到脖子根儿,推推搡搡的欲拒还迎,脑袋快埋进廖俊涛的胸膛里。廖俊涛低笑着,伸出手心情大好地揉了揉毛不易的头发。

目送着毛不易走进浴室,廖俊涛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晃悠到厨房从微波炉里取出温热的牛奶倒进透明的玻璃杯里,窗外透进来的街上的光映得坚硬的玻璃杯五光十色。

把牛奶放在茶几正中央,怕他看不见还特意去敲了敲浴室的门。“阿毛我给你热了牛奶,在茶几上你记得喝掉哦。”

回答廖俊涛的是哗哗的水声还有毛不易温柔的一声“好”。

廖俊涛笑着摇摇头回到卧室,躺在双人床上玩手机,自从确认关系以后,廖俊涛狭窄的单人床就换成了宽大柔软的双人床。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一小块地方柔软的塌陷了进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廖俊涛的耳朵。

廖俊涛摁下手机锁屏,转过身去拥抱毛不易,刚洗完澡的身体软软热热,带着难得的清香。

毛不易进来的时候没有开灯,他太熟悉廖俊涛房间的构造了。也太熟悉廖俊涛嘴唇的位置了。

毛不易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寻找着廖俊涛的嘴唇,像冒险家在满是魔法的阴暗森林里寻找那朵跳动的火苗,像人鱼在暗无天日的大海深处寻找那颗璀璨的珍珠。

他得到了。

廖俊涛的嘴唇很薄,亲吻的时候两个人的牙齿会轻轻地磕碰到。

第一个吻没有伸舌头,浅尝辄止的廖俊涛却还是让毛不易气喘吁吁。

不知餍足的廖俊涛温柔的吻了吻毛不易的嘴角,开始了狂野的掠夺。

毛不易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时候就在想廖俊涛弹舌音厉害与吻技厉害这两件事一定有着因果关系。

廖俊涛把舌头伸进毛不易嘴巴里,追逐吮吸着毛不易的舌尖,津津有味的品尝毛不易的津液。

被廖俊涛的荷尔蒙气息吞没的一瞬间,毛不易闭上眼睛,睫毛颤抖。

“俊涛,我爱你。”廖俊涛愣了一下,俯下头衔住毛不易的下嘴唇。

“我也爱你阿毛,新年快乐。”

共赴巫山,一夜云雨。

-2

清晨的太阳最为扰人清梦,毛不易烦躁地抚开覆盖在眼皮上的阳光,嘴里嘟囔了句什么就往廖俊涛温暖的怀抱里拱。

廖俊涛被他拱醒了,笑眯眯的用下巴蹭了蹭毛不易不明显的肩胛骨,那上面七零八落的全是廖俊涛的专属签名。

不舍地松开温软的身体,廖俊涛趿拉着棉拖鞋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几枚鸡蛋。

“呲呲啦啦”的煎蛋声音让饿着肚子的毛不易从软的像棉花糖一样的床上爬了起来,抬眼看见系着围裙的廖俊涛,一个甜蜜的笑容漾开在还没清洗的脸上。

毛不易蹑手蹑脚的走近,从背后抱住廖俊涛,把头靠在廖俊涛的肩膀上,感受到肩膀上的重量,廖俊涛微微抬高一侧的肩膀好让毛不易靠的舒服一点。这个依赖与被依赖的动作,从两人刚相识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

廖俊涛偏过头用嘴巴碰了碰毛不易翘起的嘴角,“去洗脸咯。”

毛不易笑的像猫,“好~”

洗完脸出来,餐桌上就已经有了两份来自廖俊涛大厨的爱心早饭。他们俩安安静静的吃饭,偶尔抬眼看对方,当两道目光相撞的时候,眼睛就染上了笑意。

-3

2019,2020,2021…以后的以后,未来的未来,廖俊涛与毛不易,都在幸福的相爱。

                                            —The   End—

爱你们,求红心蓝手和小评论。

咋说呢。心里头又酸又甜。

避风头所以车锁了。🔒

其他的没锁,以后还是正常更新。

风头过了会疯狂写车,也会把以前的车放出来。

爱你们的。


【逃逸】与士耽兮

#ooc烂文

#第一人称廖俊涛

-1

天上有云朵在走来走去。白白软软。

我会想。

-2

如果你手腕上的纹身,下巴上的痣,耳垂上那枚黑色耳钉,高潮时压抑的烟嗓喘息,那双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全部,统统。

都只属于我。就好了。

-3

阿毛两个星期没有回来过了。

我们两个星期没有联络过了。我知道他很忙而我们只要聊起来就会没完没了。

我不能让他耽于我们之间的情爱。

有时候觉得自己活脱脱像一个深宫怨妇。明明就很喜欢,明明就很想念,却只是监视着他的微博和朋友圈然后独自藏下所有所有的情话。

-4

【两星期前】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毛不易吵的这么凶。

灵魂伴侣呵。

原因都想不起来的吵架,可能也只是一件小事。

从最开始的冷嘲暗讽到最后的唇枪舌战,不可开交,吵到钟易轩吓得躲进王竞力怀里,吵到外面的天色从明到暗,吵到我砸碎了手边可以触及到的一切易碎物品,吵到毛不易夺门而出。

毛不易最后一句话说廖俊涛你可真行。

我可真行。

-5

我多想告诉你我其实不太行,你能不能经常回回家。

别看廖俊涛是狂野吉他手,但是却有着一颗在谈恋爱的时候会变得异常敏感的心。

我希望毛不易陪着我且只属于我。

哪怕我知道这是自私的。

这就像很久以前,他才刚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我被淘汰了。意料之中。

他在微博上口无遮拦地诉说对我的想念,可我对他的想念总是在不断上升的评论数里石沉大海。

现在想想这病态的占有欲原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吧。

-6

那天毛不易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锁上了门。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烟和酒是这个世界上多么神奇的宝贝,怪不得毛不易放不下。

可是我不会喝酒,一丁点就上头。我更不会抽烟,和刚抽完烟的毛不易接个吻都会被呛个半死。

我只能通过疯狂的扫吉他弦来发泄我的抑郁,也故意躲着没有看手机。

我知道毛不易不会不给我发消息,他再生气也不会玩莫名其妙的消失。

我就最喜欢他的有分寸,没分寸的人是我。

灵魂伴侣啊。

我害怕我看了他的消息我会控制不住地恶语相向,我害怕这样的话,

我和他就彻底完了。

什么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全是狗屁。

红着眼眶在黑暗的房间里弹了一段又一段写给他的曲调。

-7

我在冷静下来之后点开那段12秒的语音。

带着呼呼风声的沙哑嗓音叫着我的名字,俊涛俊涛。

他说他要出国工作,两个星期以后回来。他让我别生气了。

生气吗?是不满吧。

不满你的忙里偷闲,不满你每次都大半夜回家,不满你很久没为我烤过小饼干。

“其实,我只是想你了。”

我都不敢发语音。

”行了,廖俊涛别矫情了,还能怎么样又不能分手。”

我笑出声音来,发了语音。

“对咯,分手了的话,”毛不易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8

“廖俊涛别给我整那鬼故事。”

“等我回来。别太想我。”

“好嘞。”

毛不易我好像做不到。

我想你了,还没出息的想哭了。还是在演唱会上。

-9

“俊涛我上飞机了。”

两个星期,十四天。第一次联络。

我快哭出来了。

知道这种感觉么。

像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糖果,像风哗哗响着从森林上方吹过,像戈壁滩长出了百合,像世界终于趋于和平。

在机场拥抱他的那一刻我终于得到了真我。

-10

“廖俊涛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回去的路上毛不易因为时差累的快要睡着,歪在我的肩膀上含糊不清地说。

就像很久之前一样。

那一如既往对我的毫无保留完全信任的依赖。

我偏过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发旋儿,又不洗头。

抬高一侧肩膀让他枕得更舒服一点。

就像很久之前一样。

-11

进入的一刻他攥紧了身下的床单,揉的皱巴巴。

疯狂的进出几乎快把他贯穿,在他身上留下很多很多痕迹。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痕迹。

“家家…”动情地喊着他的本名达到顶峰。

毛不易在我身下手脚蜷缩。

-12

“廖俊涛,”他喘息着,对他来说真是一个星期的运动量都有了。

“我的爱情只属于你。”

我愣住。

原来他,一直都明白我那乱七八糟不合常理的想法。

“所以…不要再担心了…”

他是真的很累了,时差还没倒过来就被我压着做了两次。

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颈侧。

我的爱人,你永远了解我那不为人知的别扭。

我的爱人,我该拿什么来回报你。

-13

“毛不易你可能不知道。”我抽泣了一下,声音很小,他肯定听不见。

“我是真的不能没有你。”

紧紧拥抱住不瘦的身躯,真喜欢这种一拥就满怀的感觉。

“我知道啦。”

                                                    —end—

真的是逃逸啊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感觉把廖俊涛写受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异所以强行加了一段破车我相信你们可以理解。

满脑子黄色废料。

[博畅]老子再也不想玩游戏惹

一个沙雕文    游戏npc男主×玩游戏宅男

梗来自群里
#ooc严重勿上升
#第一次给博畅写文心里有点小激动呢哦呵呵

-1

彭昱畅是一个宅男。

一个中二宅男。

就是那种带着眼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穿着小埋周边抱枕是蕾姆每天沉迷在各种妹番和日本游戏里的。宅男。

-2

“恭喜您攻略了女主!✿✿ヽ(°▽°)ノ✿完结撒花!”

彭昱畅叹了口气。

呵呵,果然这种攻略妹子的游戏,都太简单了呢。

手指不断滑动着鼠标轮,一个又一个闪着大眼萌妹子的动漫头像从他眼前略过。

“啊…都玩过了…”

向后一倒身子陷入柔软的被子里。

好无聊。

彭昱畅抓过一旁的手机点开一个群的聊天界面。

群名是“赚蠒钱黉+qq1433223”,其实只是个宅腐聚集地。

彭昱畅发了张表情包过去。

彭昱畅打字。

“兄弟们有没有什么好游戏推荐啊最近游穷啦!!”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沙雕你居然没游戏玩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小qiong子真的好贵啊”
“是呗是呗真是买不起!”
“啊有钱人的生活(ノ_・。)”

彭昱畅顿了顿。

“你们到底有没有注意到我在说什么啊喂!!!”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彭昱畅自信的露出了少男专属闪亮微笑。
我还治不住你们?

“呜呜呜各位大哥大姐求求你们了放假在家没有好游戏玩真的无聊啊各位爸爸们!!!”

复制,粘贴,连发十条。

“哎呀这个链接甩给你自己上一边玩去。www.mawodedoushishabio.com”

【您已被管理员禁言,禁言时间为24小时】

彭昱畅:呵…呵呵。

-3

彭昱畅小手一戳,链接打开了。

屏幕上弹出一个窗口。

【是否下载到手机?】

【是】   【否】

彭昱畅小手一戳。

【已开始下载】
【1/100%】
【99/100%】

【下载完毕,是否安装?】

彭昱畅小手一戳。

【安装成功】

手机界面多出一个软件,封面是一个男人,高度近视的彭昱畅看不太清,不过好帅。

这,应该就是游戏里的我了。

彭昱畅自信一笑。

哎…不过…以前玩过的游戏,封面都会用女主吧……

彭昱畅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难道是为了彰显男主最帅气?有好多妹子围着他?

嗯一定是这样的。

彭昱畅再次自信地笑了笑。

哦。
我这。
该死的。
无处安放的。
魅力。

彭昱畅小手一戳。

游戏打开了。

【卧室】

【今天是我在沃德玛雅皇家私立学院上学的第一天!彭玉唱!加油!】

哦天呐这扑面而来的玛丽苏气息!!这闪瞎眼的花朵特效!!这廉价的女声配音!!
【重点不是你和女主重名了么傻蛋!!】

等等…

等等!!!!女声??!!!

我怎么记得以前玩的游戏都是男主视角啊??!!!

彭昱畅稍加思索。

新几次哇一拖默契一打次!

原来,是以女主视角展开的特殊游戏啊,有点意思。

彭昱畅聪慧地笑了笑。

这能难倒你彭哥??!

【重点完全搞错了彭哥。。。】

-4

【彭玉唱看着眼前巍峨的沃德玛雅皇家私立学院的大门,出身贫寒的她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

【”呵呵,就这种穷人家的平凡女孩也配到沃德玛雅皇家私立学校来上学?交的起学费么哦呵呵”彭玉唱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女生刺耳的笑声。】

【彭玉唱羞愧的低下了头,却看见了自己洗得发白的旧裙子,脸更加红了,红得像个大苹果】

彭昱畅羞愧地低下了头,这他妈什么沙雕游戏…

不管…还没看到自己长什么样子呢…继续…

【“啊啊啊啊快看是王一博王子么??!!”】

【“啊啊啊啊啊一博王子殿下好帅天呐!!!我要晕倒了!!”】

【嘲讽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片花痴的仰慕声,彭玉唱不禁吃惊的回头看了看】

【”天呐…这…这个男人长的也太好看了吧…”彭玉唱竟然一时间看的痴了,盯着王一博的脸看。】

彭昱畅也看痴了。

屏幕上男主的立绘几乎可以用尽一切美好的词语来形容。高挺的鼻梁,漆黑的眼眸,修长挺拔的身姿。

彭昱畅发誓这是自己玩游戏这么久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看的男主!!!关键还特别逼真!!!

啊!!!我好帅!!!

彭昱畅哀嚎一声,决定绝对要把这个游戏玩到通关。

-5

在长达几个通宵的苦战后。
【我他妈真的懒得写游戏过程因为我感觉看前面就知道我写的多沙雕:)】

【“傻子吗?”王一博宠溺地笑笑,摸了摸彭玉唱柔软的头发。“我当然也喜欢你啊”】

【恭喜您成功攻略男主!!!再见啦!!】

游戏界面开始噼里啪啦放烟花,彭昱畅放下手机,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奇怪,攻略成功不是应该开心才对么。

怎么了呢。

不会玩了个游戏就弯了吧。嘛虽然王一博真的好帅…

都怪画师!画的那么好看干什么!

想起游戏里的王一博凑近时的嘴角,彭昱畅浪叫一声扔掉了手机并且试图把自己埋进枕头里。

黑漆漆的也看不清谁在脸红。

-6

“叩叩叩”

彭昱畅揉了揉眼睛,抹掉睫毛上的眼屎。大清早的谁啊。

开门。

“您好,是彭昱畅吗?”门外的人说到。

彭昱畅被那张脸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我…我找错了?”王一博诧异地看着一脸惊恐的人。明明就是那个每天对着我傻笑的小傻子啊。

“你…你…你是王一博吗…”彭昱畅越说越没底气,心里像揣了个小兔子在蹦来跳去。

“……”王一博直接伸手把人按在怀里,亲了一下有点肉的脸。

“你不会忘了我吧?”王一博委委屈屈地问。

彭昱畅虎躯一震。

“你不会不喜欢我吧?”王一博委委屈屈地问。

彭昱畅虎躯两震。

“你不是昨晚还梦到我了吗?”王一博邪邪魅魅(?)地问。

彭昱畅猛然抬头。

看到王一博那张帅脸有点脸红,重来。

彭昱畅猛然抬头。

咣当就是一句。

“你竟然成精了?建国以后不让成精你不知道么?”

【王一博·jpg】

王一博:?????你怕不是傻子??

王一博表面风平浪静,心里骂彭昱畅傻×。

“所以你还是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么…简单来说就是平行世界的我知道你特别喜欢我,巧了我也挺喜欢你所以穿越到这里找你。所以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王一博自信微笑。

王一博表示还是第一次连着说这么多话,好开心,耶。

【彭昱畅·avi】

彭昱畅:“广电禁止穿越剧你知道么?”

王一博:我操。

-7

结局?结局就在一起了呗还能怎么样。

-8


宅男真可爱。王一博如是说到。

-9


我再也不沉迷游戏了。彭昱畅如是说到。

-10


游戏真好玩。作者如是说到。

-11


彭昱畅当然不知道什么叫乙女游戏。

分享赵泳鑫的单曲《Get Out》: http://music.163.com/song/417247393/?userid=414302484 (来自@网易云音乐)

【我多想用手堵住你的嘴,擦掉身上的口水。

【我是太累了太倦了太没脾气暴了,还是你的肆无忌惮让我青筋都爆了。】

今天被几只疯狗咬了,不过没关系,我打疫苗了。
嘻嘻。

再逼逼一句老子敲爆你的狗头看看里面装的什么鸡巴哦。

爱你们[比心]

要不是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有人一直在背后讨厌我。

可是这和我帅有什么关系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